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民生 >

教改不能丢了中国特色

  如何处理好课堂教学与课外作业的关系?为什么要禁止学习软件进入校园?如何让校外培训真正降温?高考命题的形式与内容如何改革?

  民生周刊: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核心阵地,课堂教学是教育的关键组成部分。那么,如何让学生在学校学足学好,避免“校内减负、校外增负”问题的出现?

  包天仁:课改要落实到学科和课堂教学上,切实提高学校教学质量,保证让教师显性直接地教和导,学生清清楚楚地学和练,使课堂教学提质增效,学生学足学好,像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最近讲的那样,让学生在学校吃饱吃好,这才是治本之策。

  要反思和纠正长期以来在我国教育领域出现的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人才成长规律的先学后教、翻转课堂、高效教学等乱象。学习分积累式、消化式、容纳式、迁移式等不同种类,但这些都与学生的智力和情态有关,与课程的内容和环境有关,需要教师去做高质量的教学与辅导,去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并为学生提供学习动力,要把减负落到实处。

  民生周刊:有人提出,国家应重点发展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基础教育,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再穷也不能穷老师,对此您怎么看?

  包天仁:教育是第一民生,基础教育是教育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党的十九大以来,党和国家特别重视基础教育,如果把教育当作一条龙,那么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初中教育和高中教育的基础教育就是龙头,这个龙头太大、太重要了。

  通过几十年的调研,我们发现教师是教育教学质量的最大瓶颈,全国有1600余万名教师,每个学科都有上百万之众。但在教师教育和专业发展上欠账太多,特别是农村、少数民族地区和城乡接合部的中小学教师在质量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要有更大的力度和更多的投入来提高“软件”质量,并切实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在尊师重教、提高教师待遇上不能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党和各级政府需要来些实的。

  民生周刊:前不久,教育部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未经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学习软件,您对此持怎样的观点?

  包天仁:近年来,随着教育资本投入的加大,催生了五花八门的线上教育平台,已经渗透到教学、辅导、考评和作业等环节,大有喧宾夺主之势。

  这一现象已经引起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高度关注。这一问题不但在我国,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普遍存在。国际上已有清醒认识,就是“互联网+教育”的技术手段是教育教学的有益补充,但只是辅助而非主宰。一块屏幕有助于学生的学习,但绝不是可以改变学生命运的“灵丹妙药”,学生的发展还是主要依赖提升学校和教师教育教学质量。

  最近有研究表明,过度使用技术手段会导致教学质量下降,学生易过早产生两极分化。我们要做的是如何采取措施斩断伸向学校和师生的利益链,还校园一方净土,还师生一个安静的教书育人和学习环境。

  民生周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前不久在受访时表示,治理不是要关停所有培训机构,而是要鼓励素质拓展类培训机构、规范学科竞赛类培训机构。那么,如何让校外培训真正降温?

  包天仁:有些地方颠倒了校内教育和校外辅导培训的顺序,原因是校内教育教学质量下降,学生们校内损失校外补,结果造成恶性循环。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提高校内教育和课堂教学质量和效率,校外培训是查漏、补缺和拓展,主要在特长方面。

  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整顿除了硬件外,更重要的是对培训内容和培训师资的核定,比如,需要严格排查语言类培训机构中外籍教师的资质。至于学科竞赛类培训机构,我举双手赞成,要严控严批学科类竞赛活动,禁止任何形式的学科竞赛类培训,取缔此类培训机构。因为,学科类竞赛应是与教学进度和内容同步的激励机制,而非少数人参加的拔尖子竞争。

  民生周刊:您一直呼吁,高考命题的形式与内容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在您看来,应如何改,理由是什么?

  包天仁:恢复高考40年来,年年都在喊改革,但每走一步都饱受争议。我们总是围绕高考学科和分数转来转去,结果导致教学混乱和题海战术。我认为,高考改革首先要放开学生和高校两个选择权。像很多国家那样,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特长自愿报考院校和专业,高校有完全的自主考试和招生权,学生可以同时收到数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让学生自主选择学校和专业。

  其次,在全国统一高考是不得已的高校选才用人方法的情况下,应全面进行各学科试题的考试形式和考试内容的改革,扭转目前不科学的高考试题题型固化和考试内容僵化的现状,打破高考模式化。

  再次,全面施行中小学的学习(学业)成绩测试,学生只要在学习的每个阶段达到课程标准要求,就可以用这些学习成绩和综合表现进入大学深造。

  民生周刊:围绕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战略目标,我国陆续出台《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和《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您对此作何解读?

  包天仁:这两个是配套文件是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后中央对我国教育的顶层设计,意义重大。实施方案提出了推进教育现代化的10项重点任务,其中一项就是经过5年努力,推进基础教育巩固的提高,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牢牢兜住底线世纪的课程改革主要问题是在教育政策制定和教育科研引领上。我们应根据本国国情、教情、学情和发展阶段,独立自主、科学地制定中国特色的教育政策和课改理念,探索适合中国具体情况的教育发展之路。

  民生周刊: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核心阵地,课堂教学是教育的关键组成部分。那么,如何让学生在学校学足学好,避免“校内减负、校外增负”问题的出现?

  包天仁:课改要落实到学科和课堂教学上,切实提高学校教学质量,保证让教师显性直接地教和导,学生清清楚楚地学和练,使课堂教学提质增效,学生学足学好,像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最近讲的那样,让学生在学校吃饱吃好,这才是治本之策。

  要反思和纠正长期以来在我国教育领域出现的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人才成长规律的先学后教、翻转课堂、高效教学等乱象。学习分积累式、消化式、容纳式、迁移式等不同种类,但这些都与学生的智力和情态有关,与课程的内容和环境有关,需要教师去做高质量的教学与辅导,去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并为学生提供学习动力,要把减负落到实处。

  民生周刊:有人提出,国家应重点发展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基础教育,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再穷也不能穷老师,对此您怎么看?

  包天仁:教育是第一民生,基础教育是教育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党的十九大以来,党和国家特别重视基础教育,如果把教育当作一条龙,那么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初中教育和高中教育的基础教育就是龙头,这个龙头太大、太重要了。

  通过几十年的调研,我们发现教师是教育教学质量的最大瓶颈,全国有1600余万名教师,每个学科都有上百万之众。但在教师教育和专业发展上欠账太多,特别是农村、少数民族地区和城乡接合部的中小学教师在质量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要有更大的力度和更多的投入来提高“软件”质量,并切实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在尊师重教、提高教师待遇上不能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党和各级政府需要来些实的。

  民生周刊:前不久,教育部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未经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学习软件,您对此持怎样的观点?

  包天仁:近年来,随着教育资本投入的加大,催生了五花八门的线上教育平台,已经渗透到教学、辅导、考评和作业等环节,大有喧宾夺主之势。

  这一现象已经引起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高度关注。这一问题不但在我国,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普遍存在。国际上已有清醒认识,就是“互联网+教育”的技术手段是教育教学的有益补充,但只是辅助而非主宰。一块屏幕有助于学生的学习,但绝不是可以改变学生命运的“灵丹妙药”,学生的发展还是主要依赖提升学校和教师教育教学质量。

  最近有研究表明,过度使用技术手段会导致教学质量下降,学生易过早产生两极分化。我们要做的是如何采取措施斩断伸向学校和师生的利益链,还校园一方净土,还师生一个安静的教书育人和学习环境。

  民生周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前不久在受访时表示,治理不是要关停所有培训机构,而是要鼓励素质拓展类培训机构、规范学科竞赛类培训机构。那么,如何让校外培训真正降温?

  包天仁:有些地方颠倒了校内教育和校外辅导培训的顺序,原因是校内教育教学质量下降,学生们校内损失校外补,结果造成恶性循环。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提高校内教育和课堂教学质量和效率,校外培训是查漏、补缺和拓展,主要在特长方面。

  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整顿除了硬件外,更重要的是对培训内容和培训师资的核定,比如,需要严格排查语言类培训机构中外籍教师的资质。至于学科竞赛类培训机构,我举双手赞成,要严控严批学科类竞赛活动,禁止任何形式的学科竞赛类培训,取缔此类培训机构。因为,学科类竞赛应是与教学进度和内容同步的激励机制,而非少数人参加的拔尖子竞争。

  民生周刊:您一直呼吁,高考命题的形式与内容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在您看来,应如何改,理由是什么?

  包天仁:恢复高考40年来,年年都在喊改革,但每走一步都饱受争议。我们总是围绕高考学科和分数转来转去,结果导致教学混乱和题海战术。我认为,高考改革首先要放开学生和高校两个选择权。像很多国家那样,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特长自愿报考院校和专业,高校有完全的自主考试和招生权,学生可以同时收到数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让学生自主选择学校和专业。

  其次,在全国统一高考是不得已的高校选才用人方法的情况下,应全面进行各学科试题的考试形式和考试内容的改革,扭转目前不科学的高考试题题型固化和考试内容僵化的现状,打破高考模式化。

  再次,全面施行中小学的学习(学业)成绩测试,学生只要在学习的每个阶段达到课程标准要求,就可以用这些学习成绩和综合表现进入大学深造。

  民生周刊:围绕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战略目标,我国陆续出台《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和《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您对此作何解读?

  包天仁:这两个是配套文件是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后中央对我国教育的顶层设计,意义重大。实施方案提出了推进教育现代化的10项重点任务,其中一项就是经过5年努力,推进基础教育巩固的提高,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牢牢兜住底线世纪的课程改革主要问题是在教育政策制定和教育科研引领上。我们应根据本国国情、教情、学情和发展阶段,独立自主、科学地制定中国特色的教育政策和课改理念,探索适合中国具体情况的教育发展之路。

  •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中小学教师待遇是民生问题!留给教师薪酬改善

    下一篇:营养专家:吃出孩子的健康